现在的位置: 首页经济 Economy>正文
economy category
{转帖}中国人为何热衷于移民欧美?–文化选择,我的移民之路
发表于8年前 经济 Economy 暂无评论

我今年三十多,移民加拿大已经很多年了。这么多年来,不断有人问我,为什么要移民?我自己也经常这样问自己,是为钱吗?是为名吗?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就在困惑中,我不断一次又一次往返于中加之间,不断观察和思考。我想,最终,我有所得,今天发上一帖,写点心得。
我觉得,我之所以移民,并不是因为中国穷,中国落后。要说穷,其实现在的中国也不穷,说起收入,我在加拿大的税后收入也不见得就比我在国内的同学多。要说社会地位,那更是差的远。怎么能说,因为国家穷,所以就离开她了呢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更应该移民中国而非加国了。
我觉得,能够吸引我留在加国的真正原因,是西方文化的感召,也是对中国文化的彻悟。
中国历史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,就是改朝换代。应该说,改朝换代各国都有。但是唯有中国,是遵循同一个模式的,不间断反复地发生。你比如说英国,也有改朝换代,但它基本上全部是因为外族入侵。本国人民起来革命的事件不多。而唯一的著名的一次就是资产阶级革命。但是中国人却在整个封建时代不断地重复着同一个故事,直到现在。57年前,蒋介石被赶走了,为什么?因为他的政府腐败。今天,为什么旧日情景再次重现?为什么曾经那样热血沸腾,发誓要把革命进行到底的人组成的政府,能够腐化堕落得如此彻底?我不能不把目光投向维系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文化。
首先最让我痛恨的一点,是中国人的奴性。这个奴性之重,直达云霄。你们大家看,现在国内最热的影视作品是什么?是清宫戏。为什么清宫戏这么热?这其实就是一种大众文化。它之所以这么热,是因为它有相当的群众基础。中国老百姓,他就喜欢看宫廷生活。一方面,他们欣赏这样的生活,另一方面他们希望看到的,不是普通人普通事。他们希望看到皇帝清官,去匡扶正义,把贪官们一个个赶下台。他们希望有那么几个神人,有权有势,来给中国的百姓出头。至于他们自己,最好躲在一边做一个看热闹的看客。戏里的恶,恶得没有原则,没有底线。父兄,朋友,皆可出卖。而同样是大众文化的美国电影,也非常俗套。用他们自己的话讲就是:Rescue the beauty, Beat the bad, Save the world.反正就是英雄救美之类的人间幻想。但同样是俗套,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美国电影,它的英雄,都是小人物。一个警察,一个消防队员,一个程序员,一个大学生。美国电影的恶,不外乎几点,为了钱,为了色,为了报复。但很少有中国电影那种,为了一点名和利,可以隐忍几十年,设尽阴谋诡计,出卖父兄子弟,等等等等曲折离奇的恶。这就体现了中西方文明中一个重要的不同。中国人是崇拜权威的,中国人的抗争,是依赖权威的,今天的中国人更加没有道德底线。
中国人的奴性,体现在两个方面。第一,他们不敢抗争,不敢为自己抗争。我这辈子碰到那么多中国人,能够跑到老板那里去要求提高薪水的,我一个都没见到过。我们好像生来就缺乏一种和强势面对面讨价还价的勇气。我们采取的办法是忍,等到忍不下去的时候,就会突然大爆发。所以我经常看见有人离职的时候,去和办公室里每一个人大吵一场,甚至去辱骂经理的。这就是奴性的另一面——不尊重弱势。一旦他得到了一个新的职位,他就不再服从,不但不服从,相反,连对旧老板起码的尊重也没有了。所以在中国人的公司,你会看到老板不把工人当人。而反过来,如果工人忍不下去了,老板必定被打。细想起来,这就是中国改朝换代的缩影。
所以独裁体制,其实是最适合中国的政治体制。独裁之所以能够延续,和中国人身上那种深刻的奴性是分不开的。我们从中国社会的最基本的细胞,家庭,就可以看出这一点来。中国人不存在对个体的尊重。所以中国人谈事情,都是以自己的意志为中心的。中国家庭中,妇女是没有地位的,所以什么事情都是男人说了算。如果是大家族,则由族长说了算。而现在妇女地位提高了以后,在某些家庭中,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但很多男人就受不了。大家可以发现,大多数中国男人,不能够忍受妻子比他更有成就。为什么?因为这就影响到了男人的权威统治。而在西方社会中,我们虽然不能讲是绝对平等。但是在大多数家庭中,家庭成员的地位是相对均衡的。不要说夫妇之间,就是父子之间,也是平等对待。儿子叫老爸不叫爸爸,叫ANDY,为什么?他们没有用称谓来区分等级的习惯。他们只要是个人,就有独立的人格。就要受人尊重,也必须尊重别人。很小的小男孩,跑到学校里去,老师就要叫他MR.POTTER。把他当作先生看待。从小就教给了孩子自尊,对自己负责的态度。同时也教导了他们去尊重他人。所以在西方公司,上至总裁,下至最低级的职员,互相之间决不以职位称呼,而是直呼其名。这和他们从小的教育是分不开的。和他们的文化也是分不开的。所以,西方的民主制度的基础,就建立在这种对个体的尊重上。中国人到国外,国内的朋友就会说,你们到国外去做二等公民了。很多在国外的中国人也会这样认为。因为在中国人的世界里,永远没有平等二字。如果别人不来崇拜他们,他们就必须去崇拜别人。尊敬别人和被别人尊敬,在他们身上是不可能同时发生的。在他们看来,只要你是个人,你就一定从属于一个等级。这样的人既是到了平等的环境里,他也会挖空心思去找出不平等的证据来,找出被歧视的证据来,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了东风。反正,我和你就是不一样。
中西方文化的不同,极大地影响了这两个世界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表现。我们观察近几十年来的中国经济,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,叫做一哄而上。我认为这个经济现象,和中国的文化关系极为密切。中国人首先是奴性文化,奴性文化的发展,就是等级。每一个人都处在一个等级上,对上级卑躬屈膝。对下级一百个看不起。所以处在这个环境下的中国人,一个个都憋着劲地往上爬。但是,在官场,公司,这种等级还相对容易划分,但是对邻居,亲戚,同学,朋友,这种等级的划分就不得不依赖于经济收入了。如何体现自己强大的收入?中国人的办法就是炫耀式的消费。在我记事起,中国人就在物质的陷阱中不能自拔。先是老三大件——缝纫机,大衣柜,自行车。后是新三大件——电视机,电冰箱等。中国国民有相当厉害的攀比心理。别人有的,我一定要有。别人没有的,我也要有。以便他能够在亲戚朋友中占据较高的社会地位,获得超人的权威。而且最让人奇怪的是,这种权威是确实有效的。拥有较高经济地位的人,在家族中确实拥有极大的权利,可以左右其他家族成员的决定。这可真是奇怪了,你有钱管我什么事情?又凭什么管我的事情?但是在中国人的奴性发作的时候,家庭成员会自然接受威权的指令。如果没有奴性存在,权威也就无从存在。奴性和权威,是一对双生子。在中华大地纵横驰骋,所向无敌。所以,中国经济中,会突然爆发一个经济增长点,比如电视,全盛时期,光上海就有四家电视机厂。现在呢?大部分都没了。现在流行什么呢?房子。上海大大小小的房地产商有多少?他们中又有多少人要最终覆没?中国的经济,在中国那种你有我也有的文化推动下,形成了波浪式的冲击波。其后果就是没有任何技术积累的机会,一哄而上,过了以后就如果退潮沙滩上的鱼,全部死光。2000年时候扑天盖地的VCD机广告,如今竟然一个都见不到了。有人说,这是国外专利惹的祸,我却认为,这是中国文化惹的祸。
再比如创新,中国人从来就不擅长创新。但是是真的不擅长吗?我看也不见得。中国有那么多重大发明,怎么会不擅长创新呢?但是,中国人的创新,不在中国文化的评价体系内。中国人崇拜权威,是因为你有钱,你有权。而绝对不是因为你有什么创新。所以尽管中国有指南针,有火药,但是在中国文化中,这些都属于奇技淫巧,是上不得台面的。真正上得台面的是什么?是八股,是权谋。其实这个问题倒是容易解决的。以后我们把发明家放到评价体系来不就可以了吗?这倒是可以考虑,但是却行不通。为什么?因为你一旦把发明放进去,那现在在位的高官们怎么办?他们能到今天这一步,靠的是对d的俯首帖耳,对权谋的灵活运用,对官样文章的熟悉。当年中国人把八股推翻,那是通过打败整整两个王朝才得以实现的。即便如此,科举的影响到今天仍然挥之不去。
中国文化中,只存在威权,不存在市场。所以中国人尊重威权,不尊重市场。前一段时间,我看到有人写文章说,硕士生不如大本生。他说硕士生毕业,领的工资那么少,以后就在公司做,几年以后真是不如工作了几年自己做了老板的大本生。然后下面一片附和之声。我看了以后感觉很奇怪,我想,既然你们知道硕士不如大本生,为什么大家还要读硕士?为什么不趁年轻多赚点钱?为什么一门心思往公司跑?为什么不能自己创业?当然,也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创业的,那你们就乖乖呆着,为什么要抱怨呢?其实在国外,硕士拿不过本科的多了,从来没有听到有抱怨的。而中国不是,相反,大家都引经据典,说中国没有核心产业啦,说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啦,等等等等。仿佛天地就要变色,社稷将要不保。后来我想通了,这个就是中国几千年科举制度的遗存。硕士是什么?如果说博士是进士的话,硕士就是举人。举人怎么可以不如秀才呢?中国人脑子里那个等级制度立刻就爆发了。是啊,这个就叫大逆不道,天地伦常。必要群起而攻之。所以在中国,有等级没有市场,做生意也要靠等级的。级别高的,赚得越多。如果万一不幸有反常现象出现,那也要想方设法来加以纠正。比如给那些超级大富豪戴上一顶人大代表,政协委员的官帽,恨不得把资本家们也按级分列,你是全国人大代表,他是地方人大代表,以此彰显天道昭昭,帝国秩序之大常。
任何一个社会,都是需要秩序的。我们评价民主社会也好,独裁社会也罢。首先必须要是个秩序社会。没有秩序的社会什么都不是。比如印度,乱哄哄没有秩序,它就不可能是好社会。尽管戴着一个民主的面具,但是连秩序社会都不是,何谈民主?中国人之万幸,在于不管怎么说,中国还是一个秩序社会。帝国在等级森严的秩序中还算发展得不错。
秩序是什么?秩序是任何一个社会组织和发展生产的基本要素。所以一个有秩序的社会,要胜过一个没有秩序的社会。不管是民主也好,独裁也好,倘若社会没有了秩序,那总统就是光杆总统,皇帝就是傀儡皇帝,既不是独裁,也不是民主,是天下大乱,是民不聊生。
而中国人的奴性,中国人的文化,注定了中国人更加容易接受独裁统治。这是中国的宿命,也是中国未来不得成长的总因。
为什么?因为法制和科学,才是现代社会能够发展的原因。为什么要有法制?那是因为我们有商业的需求。一个商人跑到中国去做生意,他不是和亲戚朋友做,而是和陌生人做。陌生人之间怎么能做生意呢?万一你拿了钱不给货怎么办呢?于是,就必须依靠法律。一旦法律缺失,生意就无法继续。我这次就碰到一个活生生的事例。我有一套房子要出租,却遭到了各方面的反对,他们告诉我,出租房子要时时打点,所有的中介都靠不住。房客更靠不住。一旦房客弄坏了你的东西,他一走了之,你也拿他没办法。一个没办法,其实就是无法可依,有法无用的真实写照。鉴于此,尽管上海人民对房产的渴望如此之盛,我也只好把自己的房子空关了事。你看,就在我的身上,就发生了这么一件法律缺失导致商业受损的活生生的案例。至于科学,我更加不必多说,对知识产权保护的忽视,造成中国人创造热情的没落。这好像无需说明了。
有些人想得很幼稚。他们说,我们现在是不保护知识产权的。等到中国强大了,我们自然是要保护知识产权的。其实啊,这个道理很简单,所谓的知识产权保护,只是庞大的法制体系的一部分。中国问题的关键就是不能够建立法制。原因就是法制和中国人的文化格格不入。如果法制可以真正在中国得到尊重,那么民主就会随之到来。但是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结果吗?那天的到来,就是中国文化的彻底没落,中华民族精神的丧失,中国人全面西化的开端。而我们口口声声要保护的民族又在哪里呢?
中国人爱什么?不就是爱踩人吗?不就是爱特权吗?我在网上看到一博士生扬扬洒洒一大篇《要么中国崩溃,要么西方崩溃》写了些什么?就是不是美国踩着我们,就是我们踩着美国。中国人的奴性在这位博士生的身上得到了充分完美的体现。请问,这种观点体现出任何的契约精神吗?它承载任何的西方文明吗?没有,它就是中国人的等级哲学,斗争哲学。只要我能踩着你,管他什么温室效应,管他什么洪水滔天。只要我能踩着你,哪怕倾家荡产,哪怕亲人反目,我也愿意啊。这就是——面子。在中国人的心理,面子是一切的一切,甚至超过对利益的计算。所以很多中国人,他到了北美,到了西方,他不是适应的。他要回去,他要爱国。为什么呢?他习惯有一个圈子,这个圈子里有高官,有教师,有医生。这些人的老婆孩子丈母娘他全认识。当然生老病死的时候,这些关系都会来照顾他,给他特权,让他不用排队,不用掏钱。他希望自己有钱,有钱了还得有一大帮子亲戚朋友来吹捧他,来恭维他,乖乖地在他面前低眉顺耳。他喜欢在民工的面前高高在上。喜欢能排出几文大钱来显示他的阔气。他受不了的是什么呢?是穷,没有地位,受不了去法庭,受不了打官司,受不了请律师,受不了没有官职。当然更加受不了一个美国的垃圾工也能不买他的帐。所以他要回去。他为什么爱国呢?因为在那个国里,他是个“上层”。他从来不和陌生人做生意。他苛刻地剥削民工,他的收入是那些人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。最有意思的是,那些民工都很老实,都认这个事实。也没有人敢和他顶嘴。在他的圈子里,这个国,是天堂。
这就是中国的文化,这就是中国人。如果哪一天中国西化了,也来搞什么劳什子的民主法制,我敢说,90%的人会过得不爽。即便是那些打工的民工,他们也希望能回村以后,在村民面前炫耀他们的财富和特权呢。
奴性和威权,是阻碍中国进入现代文明的最大障碍,是中国庞大腐朽官僚阶级形成的主因。是中国最有才干的人,放弃科学和商业,一心钻入特权阶层的诱饵。也是中国法制不能形成,商业、科技发展缓慢的祸首。而中国的能人志士们真得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吗?中国人真得无法跳出这个循环吗?不,至少有那么一位,历史的伟人,他看到了。这个人就是——毛泽东。
毛泽东是一个了不起的伟人,尽管他发动的革命,充满了野蛮和愚昧,甚至我家族也是深受其害。但是,我仍然要承认这一点,他看到了我们大多数人看不到的问题,而且他决心改变中国。所以他为他的革命命名为文化大革命。有谁能够真正了解这文化的意义吗?毛泽东想革掉的,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命。而他之所以这样做,绝对不是出于对功名利禄的贪心。这些说实在话,他全有了。他是真正希望改变中国,让中国走出改朝换代循环的一代伟人。
然而,他失败了。他希望中国人不要崇拜权威,要有造反的精神。要冲击党政机关,要把高高在上的官僚们拉下马。他有了朦胧的民主意识。但是他自己,却享受着绝对威权,因为他是一个中国人。他摧毁了一个秩序,却根本没有办法去建立一个新秩序。他建立的是一个无秩序的混乱地狱,所以他注定要失败。他以为,出身贫苦的农民会反对官僚,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出身农民的人,享受起威权来,更加肆无忌惮,毫无顾忌。民谣说十个贪官九个穷,就是最好的注解。他不懂得什么叫做屁股决定脑袋。只要你加入了利益集团,你就不肯放弃自己的利益,这并不取决于你的出身。
所以,在轰轰烈烈的革命失败后,中国就又回到了等级森严的帝国秩序上来。而所有的老百姓,尽管被洗脑十多年,却毫无异议地接受了这一切。本来嘛,几千年的文化积淀,岂是你一个毛泽东能够改变的?你虽然是个伟人,但和泱泱中华的文明相比,你什么都不是,不过是个历史的小丑罢了。
当然,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随着文化的融合不断进行。中国这个历史古国,也正在逐渐甩下自己的文化包袱,从历史的阴影中走出。在这一点上,是我对中国最大的希望。
未来还会有改朝换代吗?我相信一定还会有的。威权体系的问题在于,他对奴隶的剥削是永无满足的。奴性导致了威权对自己能力的判断失误,诱使维权不断提高压迫的程度。最后当奴隶们起来造反的时候,所采取的暴力也是不计后果的。不管是太平天国的暴动,还是文革的混乱,在微观上体现出来的残忍和冷血,都会让你很难相信这些老实巴交的百姓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而所有的一切,恰恰是奴性和威权的完美统一。这一切的一切,所缺乏的只有一样东西,那就是人性。
人性的恢复是现代西方文明的基础。当他们从宗教的统治中爬出,迎来新世纪的曙光时,照耀在他们身上的,是以人为本的宣言。我们不必去美化西方的现实,但有一点我们必须理解。一个并不完美的西方社会,它的背后有一个近似完美的人的理想。一个不完美的社会,它总有改变的可能。而如果没有完美的人的理想,我们又怎能期待社会的完美?

给我留言


/ 快捷键:Ctrl+Enter
不想听你唠叨×